何覺敏與北海銀河高科技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等虛假陳述案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3-7-9 15:26:35 點擊數:
導讀:(一)首部  1.判決書字號  一審判決書: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南市民二初字第115號民事判決書?! 《徟袥Q書: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08)桂民二終字第56號民事判決書?! ?.案由:虛假…

(一)首部
  1.判決書字號
  一審判決書: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南市民二初字第115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判決書: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08)桂民二終字第56號民事判決書。
  2.案由:虛假陳述侵權糾紛。
  3.訴訟雙方
  原告(上訴人):何覺敏。
  委托代理人(一審):王國利,上海市中茂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二審):宋一欣、張瑜,上海新望聞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被上訴人):北海銀河高科技產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顧勇彪,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一審):唐捷,該公司職員。
  委托代理人(二審):楊宋波,該公司副總裁。
  委托代理人(一、二審):蔡瓊瑤,該公司法律事務室職員。
  被告(被上訴人):潘琦,原北海銀河高科技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被告(被上訴人):華寅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柳協春,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一、二審):劉文俊,該公司廣西分所所長。
  委托代理人(一、二審):黃貽帥,該公司廣西分所副所長。
  4.審級:二審。
  5.審判機關和審判組織
  一審法院: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
  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長:宋桂芬;審判員:張志基、蒙恪民。
  二審法院: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長:鮑容琴;代理審判員:張國華、張捷。
  6.審結時間
  一審審結時間:2007年12月20日。
  二審審結時間:2008年9月17日。
  (二)一審訴辯主張
  原告何覺敏訴稱:原告根據北海銀河高科技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海銀河公司)所披露的財務會計報告、上市報告文件、臨時報告、2003年年報等文件及其他文件和相關信息,經認真閱讀后,據此得出北海銀河公司業績優良的判斷,進而作出對北海銀河公司的股票(證券名稱為銀河科技)進行投資的判斷。原告在2004年2月10日以后買進銀河科技股票,并于2006年1月11日后仍持有或賣出。2005年6月8日,財政部作出了財監[2005] 7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1)北海銀河公司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隱瞞銀行借款2.7億元;(2)華寅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華寅會計所)在對北海銀河公司2003年度會計報表進行審計時,未對該公司的銀行賬戶、應收賬款有效實施函證及必要的替代審計程序,在未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的情況下,對該公司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隱瞞銀行借款2.7億元的報表數據予以確認,發表了不恰當的審計意見。2006年1月11日,北海銀河公司發布董事會澄清公告,承認該公司大股東廣西銀河集團有限公司在2002、2003年以現金出資為北海銀河公司包裝了經營業績。北海銀河公司通過將與大股東及其關聯企業的資金往來確認為收人的方法,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不含稅收入2.25億元)、虛增凈利潤4300萬元。根據財政部的處罰認定,北海銀河公司的不法行為是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其虛假陳述的行為,違反我國《證券法》規定的信息披露義務,致使作為投資者的原告在證券交易中作出了錯誤的投資判斷,嚴重侵犯了原告作為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潘琦是北海銀河公司的董事及高層管理人員,對北海銀河公司披露的所有事項都已聲明承諾對其真實性承擔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二十八條的規定,潘琦對北海銀河公司發布的虛假陳述行為負有連帶賠償責任。華寅會計所是北海銀河公司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在其審計的過程中違反了我國《證券法》的規定,未對北海銀河公司的銀行賬戶、應收賬款有效實施函證及必要的替代審計程序,在未獲取充分恰當的審計證據的情況下,對北海銀河公司虛增的銷售收入、隱瞞銀行借款的報表數據予以確認,并發表了不恰當的審計意見,其違規行為使原告對于北海銀河公司的公司狀況作出了錯誤的判斷,侵犯了原告作為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對原告因北海銀河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而造成的經濟損失負有連帶賠償責任。根據《規定》的規定,可以認定北海銀河公司的虛假陳述實施日為其2003年年報公布日即2004年2月10日,虛假陳述揭露日為2006年1月11日。原告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1日之間購買了北海銀河公司于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受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的規定,原告持有與三被告之侵權行為有因果關系的銀河科技股票,因而遭受損失13450.23元,即買入銀河科技9500股的成交總額50935元—賣出銀河科技9875股(包括紅股375股)的成交總額37837.5元+買入傭金總額81.39元+賣出傭金總額71元=13249.89元+利息200.34元(13249.89元X活期存款利率日萬分之零點二×揭露日至基準日的天數756天)=13450.23元。綜亡,三被告侵害了原告的知情權,應對原告的上述經濟損失承擔賠償責任。請求法院判令北海銀河公司賠償原告損失13450.23元,判令潘琦與華寅會計所對此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被告北海銀河公司辯稱:(1)何覺敏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0日期間,因賣出銀河科技股票所遭受的損失與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沒有因果關系。何覺敏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1日期間共計投入資金50935元,在此期間內及2006年5月8日全部賣出后,共計收回資金39443.18元,造成損失共計11491.82元。按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投資人在虛假陳述披露日或更正日及以后,因賣出或持續持有股票而產生的虧損才能認定為與虛假陳述相關的損失,何覺敏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0日期間4次賣出股票共計虧損11221.25元與虛假陳述沒有因果關系。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0日期間何覺敏每次賣出股票的實際虧損為:第一次系2005年6月14日何覺敏以4.62元/股賣出1375股,在此之前何覺敏在2004年2月10日之后的這個期間,共買入5筆,共計支出30105元,買入股票3500股,送紅股375股,因此何覺敏在2005年6月14日賣出股票前的實際持股成本為30105÷3875=7.77元/股,何覺敏當次以4.62元/股的價格賣出,造成實際虧損1375×(4.62—7.77)=—4331.25元;在2005年6月15日至第二次賣出時間點2005年6月21日期間,何覺敏又買入一筆共1000股,支出4390元,在2005年6月21日何覺敏第二次賣出股票,股票的實際成本為[(7.77X2500)+4390]÷(2500+1000)=6.8元/股,此次賣出虧損額為(4.49—6.8)×1000=—2310元;以此種計算方法,何覺敏第三次賣出股票虧損3480元,第四次賣出股票虧損1100元。因此,何覺敏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0日期間賣出股票共計虧損11221.25元。(2)未考慮大盤因素前提下何覺敏與虛假陳述相關的損失為1603.91元。按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何覺敏與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有因果關系的損失,應為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1日期間買入、在2006年1月11日后賣出或持有的5013股銀河科技股票所遭受的損失。此5013股的買入實際成本價格為2.41元/股,其損失額計算方法為(買入平均價—基準價)×揭露日后賣出的股數十傭金損失+印花稅損失+利息,即(2.41—2.72)×5013+21.3+28.5=—1603.91元。(3)如考慮大盤因素,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并未對何覺敏造成實際損失。因深圳A指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1日期間下跌33.21%,深圳綜指在2004年2月10日至2006年1月11日期間下跌32.9%。按銀河科技股票2004年2月10日收盤價10.3元/股,進行4次除權后每股價格為10.3÷1.16÷1.15÷1.2÷1. 6709=3.85元,大盤下跌導致每股下跌3.85×0.33=1.27元,僅考慮大盤因素對股價的影響,在2006年1月11日銀河科技股票的除權價為3.85—1.27=2.58元/股,而當日銀河科技股票收盤價為2.64元/股,直到基準日2006年3月7日,銀河科技股票的股價走勢一直比較平穩,當日的收盤價為2.66元/股。因此,實際情況是北海銀河公司進行虛假陳述后的股價走勢仍強于大盤,證明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并未對銀河科技股票二級市場股價造成實際損失。因此如果考慮大盤因素的話,北海銀河公司不應對何覺敏在2006年1月11日后賣出銀河科技股票的損失承擔任何責任。綜上所述,北海銀河公司雖然進行了虛假陳述,但是按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的損失的計算范圍、方法及考慮大盤等綜合因素,何覺敏因買賣銀河科技股票所遭受的損失與虛假陳述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不屬于賠償范圍。請求法院駁回何覺敏的全部訴訟請求。
  被告潘琦未作答辯。
  被告華寅會計所辯稱:審計自身固有局限,難以發現個別虛假信息。外部審計證據存在瑕疵,不可能對有關資料的真實性進行識別。虛假行為在前,審計行為在后,難以發現銀河科技的虛假信息。企業的會計責任與會計所的審計責任應當區別分開,因為會計所的審計行為遠遠滯后于企業的會計行為,不應推斷存在連帶責任。財政部對會計所的行政處罰,不能作為推斷華寅會計所承擔民事責任的證據。請求法院駁回何覺敏對華寅會計所的訴訟請求。
()一審事實和證據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北海銀河公司為上市公司,其股票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交易,證券名稱為銀河科技。北海銀河公司于2004210日公告發布銀河科技2003年年度報告,該年度報告摘要中載明:“1.重要提示:11本公司董事會及其董事保證本報告所載資料不存在任何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并對其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負個別及連帶責任。本年度報告摘自年度報告全文,投資者欲了解詳細內容,應閱讀年度報告全文。1.2華寅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為本公司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13本公司董事長潘琦、財務負責人龍曉榮、財務部經理歐付忠聲明:保證本報告中財務報告的真實、完整。2.上市公司基本情況簡介:……3.會計數據和財務指標摘要:31主要會計數據——2003年主營業務收入95890065762元、比上年增長4067%……2003年凈利潤12336926735元、比上年增長6036%;……2003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17655114203元、比上年增長17739%。32主要財務指標——2003年每股收益041元、比上年增長64%;……2003年每股凈資產404元、比上年增長13.17元?!?span lang="EN-US">9
.財務報告:91審計意見。本報告年度,華寅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出具了寅會(20043 3030號的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200568日,財政部對華寅會計所予以行政處罰,并作出財監[2005] 7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華寅會計所在對北海銀河公司、北海國發海洋生物產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度會計報表進行審計時,未對上述兩公司的銀行賬戶、應收賬款有效實施函證及必要的替代審計程序,在未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的情況下,對北海銀河公司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隱瞞銀行借款27億元的報表數據和北海國發海洋生物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虛增利潤4502萬元、隱瞞銀行借款25億元的報表數據予以確認,發表了不恰當的審計意見,決定對華寅會計所予以警告。2006111日,北海銀河公司公告發布《董事會澄清公告》,披露其虛增收入和利潤問題、大股東占用資金及銀行貸款余額賬實不符問題,承認其2003年度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不含稅收入225億元)、虛增凈利潤4300萬元和隱瞞銀行貸款27億元,并通報對前述問題的整改措施和結果,以及董事會的應對措施,同時“鑒于公司已根據北海市人民政府的內部整改意見針對上述問題做出及時處理,因此未對相關事項進行披露,對于上述事項給投資者帶來的影響,公司在此向全體投資者鄭重致謙”。在虛假陳述實施日2004210日,銀河科技的收盤價為103元/股。在虛假陳述揭露日2006111日,銀河科技的收盤價為264元/股。在此期間,銀河科技的股價于2004512日因實施以公積金每10股送15股派05元的2003年度分紅方案而按上一個交易日收盤價除以1.15進行除權(2004511日的收盤價為922元/股、2004512日的開盤價為&07元/股),另于2005627日因實施以公積金每10股轉增2股的2004年度分紅方案而按上一個交易日收盤價除以12進行除權(2005627日收盤價為468元/股、2005628日開盤價為388元/股),還于200619日因實施流通股由原每10股變更為16709股的股權分置改革方案而按上一個交易日收盤價除以16709進行除權(其股改前最后一個交易日20051130日收盤價為4元/股、股改后第一個交易日200619日開盤價為28元/股)。自2006111日起,銀河科技累計成交量達到其可流通部分10%之日即基準日為200637日,2006111日至37日期間,銀河科技每個交易日收盤價的平均價格即基準價為272元/股。另外,北海銀河公司《2006年年度報告》第七節“董事會報告”中就該公司2006年經營業績虧損陳述的原因之一為“主要原材料銅、變壓器油價格在2006年中期大幅上漲”。
  1998320日,何覺敏于申銀萬國浦東分公司開立賬號為59325129的證券賬戶,領取深圳證券登記有限公司頒發的《證券賬戶卡》。2004415日,何覺敏以1053元/股買入銀河科技500股,成交金額5265元,傭金7元;2004416日,何覺敏以1028元/股買入銀河科技500股,成交金額5140元,傭金7元;2004422日,何覺敏以1032元/股買入銀河科技1000股,成交金額10320元,傭金15元;2004429日,何覺敏以998元/股買入銀河科技500股,成交金額4990元,傭金7元;2004511日,何覺敏取得銀河科技紅股入賬375股;200568日,何覺敏以439元/股買入銀擱科技1000股,成交金額4390元,傭金790元;2005614日,伺覺敏以462元/股賣出銀河科技1375股,成交金額63525元,傭金1143元;2005616日,何覺敏以439元/股買入銀河科技1000股,成交金額4390元,傭金790元;2005621日,何覺敏以449元/股賣出銀河科技1000股,成交金額4490元,傭金808元;2005627日,何覺敏取得銀河科技紅股入賬500股;2005712日,何覺敏分別以32元/股、316元/股買入銀河科技2000股、1000股,成交金額分別為6400元、3160元,傭金分別為1152元、569元;2005728日,何覺敏以327元/股賣出銀河科技3000股,成交金額9810元,傭金1766元;200585日,何覺敏分別以345元/股、343元/股各買入銀河科技1000股,成交金額分別為3450元、3430元,傭金分別為6.21元、617元;2005812日,何覺敏以348元/股賣出銀河科技2000股,成交金額6960元,傭金1253元;200615日,何覺敏取得銀河科技紅股入賬1140股;200616日,何覺敏取得銀河科技紅股入賬873股;200658日,何覺敏以236元/股賣出G銀河(銀河科技)5013股,成交金額1183068元,傭金2130元。至此,何覺敏不再持有銀河科技股票。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明;
  1.何覺敏的證券賬戶卡。
  2.戶名為何覺敏的《證券變動情況表》。
  3.北海銀河公司的《2003年年度報告摘要》、附有財監(20053 7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的文章《系列審計失敗啟示錄:貸款卡查詢為審計必需程序》、北海銀河公司的《董事會澄清公告》。
  4.下載于大智慧軟件的電腦截圖《實施2003年度分紅方案的K線圖》、《實施2004年度分紅方案的K線圖》、《實施股權分置改革方案的K線圖》。
  5.下載于大智慧軟件的電腦截圖《深證A指區間K線圖》、《深證綜指區間K線圖》、《銀河科技區間K線圖》。
  6.下載于巨潮資訊網公司資訊板塊中銀河科技定期公告的《銀河科技2006年年報》第20頁。
  ()一審判案理由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上述事實和證據認為:真實、準確、完整披露信息是上市公司等信息披露義務人的法定義務,違之則構成證券市場虛假陳述,即《規定》十七條規定的“信息披露義務人違反證券法律規定,在證券發行或者交易過程中,對重大事件作出違背事實真相的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在披露信息時發生重大遺漏、不正當披露信息的行為”。北海銀河公司作為上市公司,在其公告的銀河科技2003年年度報告中虛增銷售收入263億元(不含稅收入225億元)、虛增凈利潤4300萬元和隱瞞銀行貸款27億元,已對重大事件作出虛假記載和在披露信息時發生重大遺漏,其行為確為證券市場虛假陳述,應對投資人因其虛假陳述而遭受的損失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何覺敏作為在證券市場上從事證券認購和交易的自然人,其投資與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直接關聯的銀河科技股票確為事實,如遭受與虛假陳述有因果關系的虧損,則應由北海銀河公司給予賠償。根據《規定》十八條、第十九條的規定,何覺敏在虛假陳述揭露日2006111日之前已經賣出包括除權而得的875股紅股在內的7375股銀河科技股票,其基于該部分股票所主張的損害結果與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無因果關系。何覺敏所主張的損害結果與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存在因果關系的,應為何覺敏在虛假陳述實施日2004210日及以后至2006111日之前買入,并在2006111日及以后,于基準日200637日之后的200658日賣出包括除權而得的2013股紅股在內的5013股銀河科技股票所產生的虧損。上述5013股銀河科技股票中,扣除紅股2013股后,由何覺敏以其資金買入的股票數量為3000股,此3000股股票依“先買進先賣出、后買進后賣出”原則應為何覺敏買入的最后三筆銀河科技股票,即何覺敏分別于2005712日以316元/股買入的1000股、于200585日以345元/股買入的1000股、于200585日以343元/股買入的1000股,買入平均價為335元/股。又根據《規定》三十條的規定,在排除投資人因證券市場系統風險等所造成的虧損的基礎上,虛假陳述行為人在證券交易市場導致投資人損失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范圍,是投資人因虛假陳述實際發生的損失,包括投資差額損失、投資差額損失部分的傭金和印花稅以及該兩項資金自買入至賣出證券日或者基準日,按銀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計算的利息損失。因此,上述損失是以投資人的投資差額損失為基礎的。對于投資差額損失的計算,《規定》三十二條規定了投資人在基準日之后賣出或者仍持有證券的投資差額損失計算方法,即“以買入證券平均價格與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基準日期間,每個交易日收盤價的平均價格之差,乘以投資人所持證券數量計算”,故何覺敏所主張的與虛假陳述有因果關系的投資差額損失在未考慮證券市場系統風險的情況下直接運用相關數據而適用上述方法計算,則應為: (買入證券平均價格335元/股—基準價272元/股)×5013股。但是,《規定》三十五條規定,已經除權的證券,計算投資差額損失時,證券價格和證券數量應當復權計算。銀河科技的股價在何覺敏于2005712日、85日共計買入3000股股票后,于200619日因實施股權分置改革方案而以上一個交易日收盤價除以16709進行除權,故上述投資差額損失計算方式應當復權計算為:(買入證券平均價格335元/股一基準價272元/股×16709)×(5013股÷16709)(335454)×3000。由此可知,基準價大于買入平均價,何覺敏最終賣出3000股銀河科技股票的股價為236元/股,復權后亦為394元/股,也大于買入平均價,且上述計算尚未考慮證券市場系統風險,故何覺敏并未因北海銀河公司的虛假陳述而在從事銀河科技股票買賣時發生買大賣小的價格差額而遭受投資利益損失,其所主張的因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而遭受的損害并不存在,北海銀河公司無需對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鑒于北海銀河公司不應對何覺敏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何覺敏要求潘琦和華寅會計所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亦不能成立。
  ()一審定案結論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條、第一百零六條、第一百一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項之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駁回原告何覺敏的訴訟請求。
  本案案件受理費138元,由原告何覺敏負擔。
  ()二審情況
  1.二審訴辯主張
  上訴人何覺敏上訴稱:一審判決適用錯誤的計算方法,認定何覺敏未受到損失,屬于認定事實錯誤。首先,一審計算的買入均價不對,應當按照5362元/股來計算,司法解釋規定不能扣除的情況下才除權,如果能扣除的情況就不用除權。其次,一審使用“先進先出法”不對,應采用算術加權平均法來計算。經計算,何覺敏因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行為造成的損失為1370189元。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支持其在一審中的全部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北海銀河公司辯稱:何覺敏提出買入平均價要把紅股剔除是錯誤的,與實際情況不符。《規定》三十五條規定:“已經除權的證券……應當復權計算?!北焙cy河公司在一審中已提供了除權的證據,如果按照何覺敏的計算方法用買入均價時的總成本減去紅股,平均價就高了,與銀河科技的實際股價有很大的差距,與實際情況不符。一審法院按照先買進先賣出計算的方法是正確的。請求維持一審判決,駁回何覺敏的上訴請求。
  被上訴人潘琦未作答辯。
   被上訴人華寅會計所辯稱:華寅會計所對銀河科技2003年年報的虛假陳述行為的審計行為主觀上沒有過錯,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2.二審事實和證據
  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確認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和證據。
  3.二審判案理由
  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根據《規定》三十二條的規定,只要確定何覺敏在虛假陳述實施日后至揭露日之前買入的銀河科技股票的買入平均價和虛假陳述揭露日至基準日的賣出平均價以及揭露日的持股數量,就可以計算出投資差額損失。本案的三方當事人對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實施日、虛假陳述揭露日、基準日、基準價為272元/股及基準日后的持股數量5013股的事實均沒有異議,主要的分歧是何覺敏在虛假陳述實施日后至揭露日之前買入的銀河科技股票的買入平均價的確定,由此導致何覺敏買賣銀河科技股票是否存在損失的爭議。何覺敏在二審時提供了一份買入均價的計算方法,先剔除紅股和該期間的相應賣出股份后,用加權平均法計算出揭露日前的買入均價為5362元/股,根據該買入股價,計算出何覺敏的投資差額損失為(5362272)×50131324434元。該計算方法存在兩個問題:一是何覺敏在北海銀河公司虛假陳述實施日至虛假陳述揭露日期間4次賣出銀河科技股票,其已收回部分成本,對該部分成本應從其持倉成本中剔除但其沒有剔除;二是何覺敏關于買入平均價和基準價在除權計算上不平衡。其買入平均價是剔除了紅股后的價格,沒有考慮除權的影響,但本案的基準價272元/股是在200619日北海銀河公司按16709除權系數實施股權分置方案后的除權價,何覺敏在基準日后持有的5013股也是經除權后的股票數量,其中2013股是分紅所得。這種方法在買入均價的計算上剔除了除權的影響,但基準價和持有股票數量又受到除權的影響,造成除權對買入均價和基準價影響的不平衡,導致買入均價偏高,投資差額損失加大,因此對此計算方法不予采納。一審法院采用先進先出法和算術平均法相結合的計算方法來計算何覺敏在虛假陳述實施日后至揭露日之前買入的銀河科技股票的買入平均價。即用先進先出法將買入股票和賣出股票逐次剔除,得出可索賠數,再對有關買入股票進行算術平均,得出買入均價,然后計算出投資差額損失。即假設先購進的股票最先賣出,何覺敏在揭露日之后持股5013股,其中的2013股是北海銀河公司在200619日以16709除權系數除權而得,經復權后股票數量為3000股,以此推斷何覺敏受到虛假陳述影響的股票是其在2005712日以316元股買入的1000股、200585日以345元/股買入的1000股和200585日以343元/股買入的1000股,因此計算買入平均價為(316元/股+345元/股+3.43元/股)33.35元/股。由于何覺敏在買入該3000股股票后北海銀河公司于200619日以16709除權系數進行股權分置改革,2006111日為虛假陳述揭露日,因此基準價是含權價,為和虛假陳述實施日后買入的3000股保持平衡,應對揭露日后的賣出價和含權股票數量進行復權,故投資差額損失的計算公式為(買入均價335元/股一基準價2。72元/股×16709)×501316709(335454)×3000,經計算,何覺敏沒有損失。一審判決沒有違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中關于投資差額損失計算和復權的規定,依法予以維持。

  由于目前對投資差額損失計算沒有統一的計算方法,而先進先出法又建立在假定的基礎上,爭議較大。為準確、客觀計算出何覺敏是否存在投資差額損失,本院采用移動加權平均法來計算何覺敏對銀河科技的買入均價。移動加權平均法即每次買入證券后,以新買進的證券成本加上原來的持倉成本,除以本次買進的數量加上原有的持倉數。在移動加權平均法的
計算過程中,賣出股票的成本以前一次計算所得買入平均價為計價依據,這樣無論賣出數量
如何變化,買入均價均不受影響。何覺敏買入股票的平均價具體計算如下:

┌───────┬────┬──────┬───────┬───────────┐
│  日期   │交易情況│價格(元/股)│ 數量()  │  金額()     │
├───────┼────┼──────┼───────┼───────────┤
2004410日 │ 買入 │  1053 │  500    │  5265       │
├───────┼────┼──────┼───────┼───────────┤
2004416日 │ 買入 │  1028 │  500    │  5140       │
├───────┼────┼──────┼───────┼───────────┤
│  加權平均 │    │  104l │  1000   │  10405       │
├───────┼────┼──────┼───────┼───────────┤
2004422日 │ 買入 │  1032 │  1000   │  10320       │
├───────┼────┼──────┼───────┼───────────┤
│  加權平均 │    │  1036 │  2000   │  20725       │
├───────┼────┼──────┼───────┼───────────┤
2004429日 │ 買入 │  998  │  500    │  4990       │
├───────┼────┼──────┼───────┼───────────┤
│  加權平均 │    │  1029 │  2500   │  25715       │
├───────┼────┼──────┼───────┼───────────┤
2004511日 │ 分紅 │      │  375    │           │
├───────┼────┼──────┼───────┼───────────┤
│  加權平均 │    │  894  │  2875   │  25715       │
├───────┼────┼──────┼───────┼───────────┤
200468日 │ 買入 │  439  │  1000   │  4390       │
├───────┼────┼──────┼───────┼───────────┤
│  加權平均 │    │  777  │  3875   │  30105       │
├───────┼────┼──────┼───────┼───────────┤
2004614日 │ 賣出 │  462  │  —1375  │  63525(1068242)
├───────┼────┼──────┼───────┼───────────┤
│  小計   │    │  777  │  2500   │  1942258     │
├───────┼────┼──────┼───────┼───────────┤
2004616日 │ 買入 │  439  │  1000   │  4390       │
├───────┼────┼──────┼───────┼───────────┤
│  加權平均 │    │  68  │  3500   │  2381258     │
├───────┼────┼──────┼───────┼───────────┤
2004621日 │ 賣出 │  449  │  —1000  │  4490(6800)    │
├───────┼────┼──────┼───────┼───────────┤
│  小計   │    │  68  │  2500   │  1701258     │
├───────┼────┼──────┼───────┼───────────┤
2004627日 │ 分紅 │      │  500    │           │
├───────┼────┼──────┼───────┼───────────┤
│  加權平均 │    │  567  │  3000   │  1701258     │
├───────┼────┼──────┼───────┼───────────┤
2004712日 │ 買入 │  32  │  2000   │  6400       │
├───────┼────┼──────┼───────┼───────────┤
│  加權平均 │    │  468  │  5000   │  2341258     │
├───────┼────┼──────┼───────┼───────────┤
2004712日 │ 買入 │  316  │  1000   │  3160       │
├───────┼────┼──────┼───────┼───────────┤
│  加權平均 │    │  443  │  6000   │  2657258     │
├───────┼────┼──────┼───────┼───────────┤
2005728日 │ 賣出 │  327  │  —3000  │  9810(1328629)  │
├───────┼────┼──────┼───────┼───────────┤
│  小計   │    │  443  │  3000   │  1328629     │
├───────┼────┼──────┼───────┼───────────┤
200585日 │ 買入 │  345  │  1000   │  3450       │
├───────┼────┼──────┼───────┼───────────┤
│  加權平均 │    │  418  │  4000   │  1673629     │
├───────┼────┼──────┼───────┼───────────┤
200585日 │ 買入 │  343  │  1000   │  3430       │
├───────┼────┼──────┼───────┼───────────┤
│  加權平均 │    │  403  │  5000   │  2016629     │
├───────┼────┼──────┼───────┼───────────┤
2005812日 │ 賣出 │  348  │  —2000  │  6960(806652)  │
├───────┼────┼──────┼───────┼───────────┤
│  小計   │    │  403  │  3000   │  1209977     │
├───────┼────┼──────┼───────┼───────────┤
200615日 │ 分紅 │      │  1140   │           │
├───────┼────┼──────┼───────┼───────────┤
│  加權平均 │    │  292  │  4140   │  1209977     │
├───────┼────┼──────┼───────┼───────────┤
200616日 │ 分紅 │      │  873    │           │
├───────┼────┼──────┼───────┼───────────┤
│  加權平均 │    │  241  │  5013   │  1209977     │
└───────┴────┴──────┴───────┴───────────┘
  經計算,何覺敏買入均價為241元/股,何覺敏的投資差額損失為(買入平均價241元/股—基準價272元/股)×5013,何覺敏沒有損失。因此,北海銀河公司不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華寅會計所因此承擔連帶責任。
  4.二審定案結論
  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38元,由何覺敏負擔。
  ()解說 
  在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案中,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規定了投資差額損失的計算方法,但未明確“買入證券平均價格與實際賣出證券平均價格”的具體計算方式,由此產生“平均價格”的計算因理解不同而存在不同方法之情形,直接影響到投資差額損失的計算,成為法院審理此類案件的難點。本案例基本涵蓋了確定投資差額損失的三種計算方法: (1)先進先出法和算術平均法相結合。即推定先買進的股票先賣出,賣出成本以最先購得的股票價格確定,然后將與可索賠股票數量相對應的買入股票的價格進行算術平均,得出買入平均價,計算出投資差額損失。(2)加權平均法。即先計算出投資者在虛假陳述實施日至虛假陳述揭露日期間的持倉成本,再用該持倉成本除以投資者的可索賠股票數量,得出買入平均價,計算出投資差額損失。(3)移動加權平均法。即每次買入證券后,以新買進的證券成本加上原來的持倉成本,除以本次買進的數量加上原有的持倉數,其中賣出股票的成本以前一次計算所得買入平均價為計價依據,除權則按照價值不變原則,以不變的投資金額除以變化后的證券數量得出平均價格。一審法院采用的先進先出法和算術平均法相結合的計算方法,雖沒有違反《規定》中關于投資差額損失計算和復權的規定,且簡單而易于操作,但由于計算系以假定為前提,存在著計算的不準確性和價格反映的不完整性,不能科學反映投資者的實際損失。原告主張的加權平均法,雖考慮了投資者購買股票的成本和持股數量,比算術平均法更接近投資者的實際損失,但因該方法須將投資者在虛假陳述揭露日前買賣股票的總金額合并計算,無法避免投資者在虛假陳述實施日至虛假陳述揭露日期間賣出股票的價格、數量對買入平均價的計算之影響,也無法計算除權對股票價格的影響,從而加大投資差額損失,不能反映股票買賣的客觀情況。二審法院提出的移動加權平均法,克服了上述兩種方法的缺陷,具有計算準確、整體反映股票交易的現狀、綜合考慮提前收回成本及除權影響的優點,計算結果更加科學、客觀,但計算復雜、繁瑣,耗費時間和精力。因此,算術平均法和加權平均法計算簡單而具有效率,移動加權平均法能全面完整反映交易過程,計算結果更公平。從促進社會和諧公平、維護證券市場交易安全的理念出發,效率應該是在公平基礎上的效率,當公平與效率沖突時,公平優先,以公平促進效率、提高效率。移動加權平均法綜合考慮股價變動的多種因素,最能體現證券市場股票交易的情況,計算結果更客觀、科學,也最接近投資者的實際損失,從而公平正常地衡量投資差額損失,最大限度地體現公平,應為計算投資差額損失的最優選擇。

上一篇:劉建章與煙臺東方電子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等虛假證券信息糾紛判決書 下一篇:陳錦棠與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判決書
时时彩软件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