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的公告

  發布時間:2017-5-11 13:23:17 點擊數:
導讀:)。2016年12月19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6]104號),中國證監會擬對公司及相關責任主體做出行政處罰(詳見公司臨2016-045號公告)2017年5月9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7]43號).

1 證券代碼:600601 證券簡稱:方正科技 編號:臨 2017-014

 

本公司董事會及全體董事保證本公告內容不存在任何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并對其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承擔個別及連帶責任。

 

2015 年 11 月 19 日,方正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正科技”或 “公司”)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滬調查字 2015-1-76 號),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詳見公司臨 2015-039 號公告)。2016 年 12 月 19 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6]104 號),中國證監會擬對公司及相關責任主體做出行政處罰(詳見公司臨 2016-045 號公告) 2017 年 5 月 9 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7]43 號),現將主要內容公告如下:

      依據 1999 年 7 月 1 日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原《證券法》”)及 2006 年 1 月 1 日起施行的《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國證監會對方正科技、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正集團”)、武漢國興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國興”)等信息披露違法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違法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提出陳述、申辯意見并要求聽證。應當事人方正科技、方正集團、李友、侯郁波、劉欲曉、黃肖鋒、賈朝心、傅林生、何 2 明珂、董黎明、邱澤珺、王善邁等的要求,中國證監會舉行聽證會,聽取了當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陳述申辯。經復核,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經查明,當事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一、方正科技未按照規定披露關聯交易(一)方正科技與方正科技各經銷商間的關聯關系方正科技共有 28 家經銷商,方正科技通過全資子公司深圳方正信息系統有限公司、上海新延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持有其中 23 家方正經銷商股權。方正科技在 2003 年公司年報中披露與前述經銷商中的 23 家存在關聯關系。方正科技于 2003 年將前述股權全部轉讓。 1998 年 5 月,方正集團為方正科技控股股東。2012 年 7 月經變更,方正集團為方正科技實際控制人。從 2003 年至我會調查日,方正集團在人事任免、員工薪酬、資金審批、日常經營管理方面實際控制方正科技經銷商。根據《企業會計準則——關聯方關系及其交易的披露》(1997 年)第三條、第四條的規定,《企業會計準則第 36 號——關聯方披露》第三條、第四條以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方法》第七十一條的規定,方正科技與上述經銷商因同受方正集團控制而存在關聯關系。(二)方正科技未披露同方正科技各經銷商之間的關聯交易方正科技同各經銷商之間各期關聯交易總額超過 3000 萬元且占比均超過了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 5%。具體如下: 2004 年至 2014 年,方正科技及并表子公司同各經銷商之間發生關聯交易金額分別為 4,381,427,919.29 元,5,334,565,399.96 元,5,166,640,792.92 元, 5,389,157,388.13 元,4,076,861,491.20 元,4,336,694,841.26 元,4,358,527,632.36 元 , 3,153,657,307.21 元 , 2,471,720,487.14 元 , 2,217,774,410.75 元 , 1,780,433,525.29 元;關聯交易占上一年度經審計凈資產比例分別為 295.89%, 325.87%,288.22%,294.97%,150.04%,153.24%,150.79%,76.81%,58.38%, 51.66%,41.08%。 3 2015 年 1 至 6 月,方正科技及并表子公司同各經銷商之間發生關聯交易 611,444,565.38 元,占上一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 17.30%。根據《企業會計準則——關聯方關系及其交易的披露》(1997 年)第八條、《企業會計準則第 36 號——關聯方披露》第八條以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七十一條的規定,2004 年至 2015 年 6 月 30 日,方正科技同各經銷商之間的大額交易,構成關聯交易。

根據《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 2 號——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03 年修訂)第四十六條以及其后修訂的相應規定,《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 3 號——半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03 年修訂)第四十條以及其后修訂的相應規定,公司應當披露報告期內發生的累計關聯交易總額高于 3,000 萬元且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值 5%以上的重大關聯交易事項。2004 年至 2015 年 6 月 30 日,方正科技在各期年報及 2015 年半年報中未依法披露其與上述經銷商的重大關聯交易事項。二、方正集團、武漢國興未按規定披露持有方正科技股票事項 2003 年 10 月,方正集團收購武漢正信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正信”),武漢正信實際控制武漢國興。2009 年 6 月 8 日至我會調查日,武漢國興由方正集團實際管理。武漢國興的股東、法定代表人及董事均系方正集團及下屬公司員工,武漢國興股東所持股權為代方正集團持有,武漢國興的股東權利由方正集團實際行使。武漢國興證券賬戶的開立、股票交易等均由方正集團實際控制。武漢國興證券賬戶資金來源及去向均為方正集團及其關聯公司。 2010 年 5 月 4 日至 2014 年 10 月 21 日,武漢國興購入并持有方正科技股票,在方正科技 2010 年至 2013 年各期年報均為方正科技第二大股東。方正集團同武漢國興在方正科技 2010 年年報的合并持股數為 273,585,792 股,合并持股比例為 12.47%;2011 年至 2013 年合并持股數均為 275,918,429 股,合并持股比例均為 12.58%。根據《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2008 年)第八十三條以及其后修訂的相應規定,武漢國興由方正集團實際控制,兩者構成一致行動人。方正集團未按照《公 4 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 2 號——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12 年修訂)第四十條的規定,將其與武漢國興的一致行動人關系告知方正科技,也未將武漢國興持有的方正科技股權與方正集團合并計算并披露。以上違法事實,有詢問筆錄、方正科技各期年報、工商登記資料、股票交易流水、資金流水、董事會會議材料、股東會會議材料、記賬憑證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方正科技及其相關責任人未按照規定披露關聯交易的行為違反了原《證券法》第五十九條、第六十三條和《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發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和重大遺漏”,第六十八條“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保證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實、準確、完整”的規定,構成原《證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款以及《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在方正科技涉案各期年報和半年報期間簽字的責任人員為:方中華,2004 年至 2012 年期間時任方正科技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易梅,2012 年至 2015 年期間時任方正科技董事長;劉欲曉,2015 年 5 月至我會調查時任方正科技董事長;侯郁波,2004 年至 2015 年期間歷任方正科技董事會秘書、副總裁、董事、總裁;李曉勤,2011 年至我會調查時任方正科技財務總監、董事;徐文彬,2009 年至我會調查時任方正科技董事兼方正集團財務部副總裁;千新國,2007 年至我會調查時任方正科技董事兼方正集團財務部副總裁;朱兆慶,2010 年至 2015 年期間時任方正科技總裁;黃肖鋒,2010 年至我會調查時擔任方正科技副總裁;胡永栓,2010 年至我會調查時擔任方正科技副總經理;賈朝心,2010 年至 2013 年期間時任方正科技副總經理;傅林生、何明珂、王善邁、董黎明,時任方正科技獨立董事;邱澤珺,2011 年至我會調查日時任方正科技監事;蔣艷華,2004 年至我會調查時任方正科技職工監事。綜上,對上述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方中華、易梅、劉欲曉;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為侯郁波、李曉勤、徐文彬、千新國、朱兆慶、黃肖鋒、胡永栓、賈朝心、傅林生、何明珂、王善邁、董黎明、邱澤珺、蔣艷華。武漢國興受方正集團控制并購入方正科技股票,成為方正科技股東,與方正 5 集團互為一致行動人,共同構成方正科技的信息披露義務人。

      方正集團及武漢國興作為信息披露義務人,未將二者構成一致行動人的事實告知方正科技,導致方正科技 2010 年至 2013 年年報披露存在重大遺漏并違反《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方正集團和武漢國興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四十六條,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和第三款所述違法行為。

       對方正集團上述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時任方正集團首席執行官兼方正科技副董事長李友。當事人方正科技、方正集團、李友、方中華、侯郁波、劉欲曉、黃肖鋒、賈朝心、傅林生、何明珂、董黎明、邱澤珺、王善邁在陳述申辯意見材料及聽證會上提出了如下申辯意見,請求對其免于處罰:(一)方正集團、李友提出,方正集團與武漢國興不構成一致行動人。(二)方正科技、方中華、侯郁波、劉欲曉、黃肖鋒、賈朝心、傅林生、何明珂、董黎明、邱澤珺、王善邁提出,其對方正集團與 23 家經銷商存在關聯關系的事實不知情。(三)方中華、侯郁波、劉欲曉、黃肖鋒、賈朝心、傅林生、何明珂、董黎明、邱澤珺、王善邁提出,已勤勉盡責。(四)賈朝心、王善邁提出,證監會于 2015 年 11 月 19 日對其下發《調查通知書》,二人已于 2013 年 6 月 28 日不再擔任方正科技副總裁、獨立董事,立案調查時已超兩年的追責時效,不應對其涉案行為行政處罰。

       我會認為,當事人的申辯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一)根據《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2008 年)第八十三條以及其后修訂的相應規定,結合本案的事實和證據,武漢國興由方正集團實際管理,武漢國興與方正集團兩者構成一致行動人。(二)本案證據顯示,方正科技在 2003 年公司年報中披露與 23 家經銷商存在關聯關系,且方正集團先后為方正科技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2003 年至我會調查日,方正集團在人事任免、員工薪酬、資金審批、日常經營管理方面實際控制方正科技經銷商。方正科技客觀上存在與 23 家經銷商長達 10 多年大額交易依法構成關聯交易,且交易金額占上一年度經審計的凈資產比例最高達 325.87%,占比超過 100%的有 6 個年度,超過 50%的有 9 個年度。而方正科技未依法對涉案關聯交易予以披露,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其行為構成原《證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和《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所述的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我會依法對其予以行政處罰合法合理。不知情的辯解有悖常理,也與我會認定的事實與 6 證據不符,不構成免責理由。(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條、原《證券法》第五十九條、《證券法》第六十八條、《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及我會的相關規定,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根據公司和全體股東的最大利益,忠實、勤勉地履行職責,遵守有關法律、法規、規章及公司章程的規定,保證公司公開披露的文件內容沒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

      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作為定期報告的簽署人,應當對其簽字的定期報告負責,保證上市公司定期報告的真實、準確和完整。方中華、劉欲曉、侯郁波、黃肖鋒、傅林生、何明珂、王善邁、董黎明、邱澤珺作為方正科技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履行職責期間并未就相關問題提出質疑,未勤勉盡責地實施必要的、有效的監督。其中,劉欲曉特別指出,其在我會進場調查后擔任方正科技董事長。我會認為,方正科技被立案調查即已表明其涉嫌違法,劉欲曉明知方正科技已涉嫌違法,仍然未盡合理、審慎的注意義務,也進一步印證其未勤勉盡責。上述人員辯稱已勤勉盡責,但未向我會提交相關的、合法有效的勤勉盡責證據,不知情等辯解并非法定免責理由。(四)根據《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發現的,不再給予處罰。該案進入初步調查程序的時間為 2014 年 9 月,故該案發現時間應在 2014 年 9 月之前,截至賈朝心、王善邁不再擔任方正科技副總裁、獨立董事之日尚未滿兩年,故對二人涉案的處罰未超出追責時效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規定,我會決定:一、對方正集團、方正科技、武漢國興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 60 萬元罰款;二、對李友、方中華、易梅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 30 萬元罰款;三、對侯郁波給予警告,并處以 10 萬元罰款;四、對徐文彬、劉欲曉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 5 萬元罰款;五、對李曉勤、千新國、朱兆慶、胡永栓、黃肖鋒、賈朝心、傅林生、何明珂、董黎明、邱澤珺、蔣艷華、王善邁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 3 萬元罰款。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 15 日內,將罰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開戶銀行:中信銀行總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8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稽查局備案。

       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 60 日內向中國證 7 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 6 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公司目前經營情況正常,敬請廣大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

特此公告。

方正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

2017 年 5 月 10 日

上一篇:方正科技(600601)股票索賠公告(臧小麗律師團隊) 下一篇:
时时彩软件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