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周旭輝、張法德等17名責任人員)

  發布時間:2018-04-26 09:51:29 點擊數:
導讀:〔2018〕10號當事人: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亞科技),住所:四川省成都市蜀西路50號。周旭輝,男,1968年6月出生,金亞科技實際控制人,2004年至2015年7月



                       〔2018〕10號

 

當事人: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亞科技),住所:四川省成都市蜀西路50號。

周旭輝,男,1968年6月出生,金亞科技實際控制人,2004年至2015年7月任金亞科技董事長,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

張法德,男,1972年1月出生,2012年5月至2014年6月任金亞科技財務負責人。住址:江蘇省無錫市惠山區。

丁勇和,男,1972年1月出生,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任金亞科技副總經理兼財務負責人。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

羅進,男,1964年2月出生,2013年9月至2015年8月擔任金亞科技總經理,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

何苗,女,1977年8月出生,2013年9月至2015年7月任金亞科技董事會秘書、副董事長,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董事。住址:重慶市南岸區。

李國路,男,1966年8月出生,2013年10月至今任金亞科技財務部經理。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成華區。

劉紅,女,1981年5月出生,2013年至今系金亞科技財務人員。住址:四川省犍為縣。

曾兵,男,1971年9月出生,周旭輝的朋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

王海龍,男,1971年3月出生,2013年9月至今任金亞科技副總經理、董事,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

陳維亮,男,1969年10月出生,2013年9月至2015年5月任金亞科技獨立董事,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獨立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

陳宏,男,1956年9月出生,2013年9月至今任金亞科技獨立董事,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獨立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成華區。

張曉慶,女,1990年2月出生,2013年至2015年5月系金亞科技出納。住址:四川省廣漢市向陽鎮。

曾興勇,男,1981年10月出生,2014年初至2015年4月任金亞科技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

張世杰,男,1960年1月出生,2013年9月至2015年9月任金亞科技監事,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監事。住址:四川省彭州市天彭鎮。

劉志宏,男,1960年12月出生,2013年9月至今任金亞科技監事,系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監事。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

舒稚寒,女,1981年2月出生,2010年至今任金亞科技商務部經理。住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對金亞科技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應部分當事人的要求,我會舉行聽證,聽取了其陳述、申辯意見。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當事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金亞科技2014年偽造財務數據情況

金亞科技2013年大幅虧損,為了扭轉公司的虧損,時任董事長周旭輝在2014年年初定下了公司當年利潤為3,000萬元左右的目標。每個季末,金亞科技時任財務負責人(2014年6月20日之前是張法德,之后是丁勇和)會將真實利潤數據和按照年初確定的年度利潤目標分解的季度利潤數據報告給周旭輝,最后由周旭輝來確定當季度對外披露的利潤數據。

在周旭輝確認季度利潤數據以后,張法德、丁勇和于每個季度末將季度利潤數據告訴金亞科技財務部工作人員,要求他們按照這個數據來作賬,虛增收入、成本,配套地虛增存貨、往來款和銀行存款,并將這些數據分解到月,相應地記入每個月的賬中。參與偽造財務數據的人員包括周旭輝、張法德、丁勇和、李國路、劉紅、張曉慶、舒稚寒、曾兵。

金亞科技的會計核算設置了006和003兩個賬套。003賬套核算的數據用于內部管理,以真實發生的業務為依據進行記賬。006賬套核算的數據用于對外披露,偽造的財務數據都記錄于006賬套。

2015年4月1日,金亞科技依據006賬套核算的數據對外披露了《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年度報告》。

二、2014年年度報告虛增利潤總額80,495,532.40元

金亞科技通過虛構客戶、偽造合同、偽造銀行單據、偽造材料產品收發記錄、隱瞞費用支出等方式虛增利潤。經核實,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合并財務報表共計虛增營業收入73,635,141.10元,虛增營業成本19,253,313.84元,少計銷售費用3,685,014元,少計管理費用1,320,835.10元,少計財務費用7,952,968.46元,少計營業外收入19,050.00元,少計營業外支出13,173,937.58元,虛增利潤總額80,495,532.40元,占當期披露的利潤總額的比例為335.14%,上述會計處理使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利潤總額由虧損變為盈利。

三、2014年年度報告虛增銀行存款217,911,835.55元

2014年末,金亞科技中國工商銀行成都高新西部園區支行賬戶銀行日記賬余額為219,301,259.06元,實際銀行賬戶余額為1,389,423.51元,該賬戶虛增銀行存款217,911,835.55元,占當期披露的資產總額的比例為16.46%。

四、2014年年度報告虛列預付工程款3.1億元

2014年,金亞科技的子公司成都金亞智能技術有限公司建設項目,由四川宏山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建設面積385,133平方米,每平方米造價約2,000元,按40%的預付比例估算需要預付工程款3.1億元。為此金亞科技制作了假的建設工程合同,填制了虛假銀行付款單據3.1億元,減少銀行存款3.1億元,同時增加3.1億元預付工程款。

五、2014年年度報告簽署情況

2015年4月1日,金亞科技董事會審議通過了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董事為周旭輝、羅進、王海龍、何苗、陳宏、陳維亮、周良超。同日,金亞科技監事會審議通過了2014年年度報告,簽字監事為張世杰、劉志宏。4月3日在《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監事會關于2014年年度報告書面審核意見》上簽字監事為張世杰、劉志宏。同日在《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關于2014年年度報告的書面確認意見》簽字董事為周旭輝、羅進、王海龍、何苗、陳宏、陳維亮、周良超,簽字高級管理人員為羅進、王海龍、何苗、丁勇和。財務報表簽字人員為法定代表人周旭輝、主管會計工作負責人丁勇和、會計機構負責人李國路。

曾興勇為金亞科技監事,參加并主持召開了審議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財務報告的監事會,因個人原因未簽字即離會,后同意補簽,但未補簽。

以上事實,有金亞科技003賬套和006賬套、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董事會決議、監事會決議、定期報告書面確認意見、當事人詢問筆錄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綜上,金亞科技披露的2014年年度報告虛假記載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六十三條有關“發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所述“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行為。對金亞科技的上述違法行為,周旭輝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張法德、丁勇和、羅進、何苗、周良超、李國路、劉紅、曾兵、王海龍、陳維亮、陳宏、張曉慶、曾興勇、張世杰、劉志宏、舒稚寒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其中對周良超另案處理。 

當事人金亞科技、周旭輝、何苗、羅進、陳維亮要求陳述申辯,要求聽證;當事人張世杰僅要求陳述申辯,未要求聽證;當事人張法德、丁勇和、李國路、劉紅、曾兵、王海龍、陳宏、張曉慶、曾興勇、劉志宏、舒稚寒未要求陳述申辯,未要求聽證。

金亞科技及其代理人在聽證及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金亞科技所涉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事項未經公司董事會、辦公會等會議決定,不能體現金亞科技的獨立意志,完全是時任董事長周旭輝個人超越職權范圍決定實施的,請求對金亞科技不予處罰,或從輕、減輕處罰。第二,金亞科技被立案調查后,通過開展全面自查并根據自查結果對以前年度重大會計差錯進行更正和回溯調整,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依法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第三,金亞科技能夠積極配合調查,請求在量罰時對此進行考慮。第四,金亞科技事實上為上海某公司提供了設備、軟件及技術服務,因不知曉周旭輝與上海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蔡某關于免費提供設備折抵配合辦理資質對價的私下約定,故合理地對前述交易進行了財務處理并最終收到了全部貨款,認定該交易金額屬于虛增營業收入,缺少充足的事實和法律依據。上海某公司實付4,900萬的設備、軟件及技術服務款對應的經濟利益已在事實上流入金亞科技,該事屬于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情形,依法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周旭輝及其代理人在聽證及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認定周旭輝存在的違法違規行為系同一主體做出的同一違法違規行為,依據《行政處罰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不應給予兩次罰款。第二,周旭輝被立案后能夠積極配合調查,并且主動采取辭職、鎖定股份、作出不減持承諾、為金亞科技正常經營提供資金保障等諸多措施,屬于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情形,請求從輕或減輕處罰。

何苗及其代理人在聽證及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何苗未組織、策劃,也未直接參與金亞科技所涉的虛增利潤行為,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情節較輕,并主動配合證監會調查、采取措施減少金亞科技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的危害后果,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第二,何苗不存在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或者在重大違法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等情節,信息披露違法情節較輕,對何苗采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的處罰過重,請求對何苗從輕、減輕或者不予采取市場禁入措施。

羅進及其代理人在聽證及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羅進未組織、策劃,也未直接參與金亞科技所涉的虛增利潤行為,僅作為董事簽署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情節較輕,應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第二,羅進不符合應被采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的情形,證監會應依據金亞科技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所涉責任人員的情節和責任大小,統一裁判尺度,對羅進免予采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陳維亮在聽證及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獨立董事是公司的外部人員,其保證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實、準確、完整必須依賴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真實報告情況和外部審計機構的意見。第二,陳維亮在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上簽字系因周旭輝和相關人員刻意隱瞞,并且相信了外部審計機構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標準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其本人不應對簽字行為承擔責任。第三,證監會的量罰過重。第四,陳維亮認為其在2015年5月金亞科技擬發行新股收購成都天象互動科技有限公司股權項目文件中沒有簽字,并且后來辭去獨立董事職務,構成重大立功,依法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

張世杰在申辯材料中提出:第一,其不知悉金亞科技財務造假。第二,其簽字是相信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意見。

經復核,我會認為:

第一,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金亞科技2014年年度報告披露的財務數據與事實不符,存在虛假記載,金亞科技是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的責任主體,理由如下:

1. 金亞科技違法信息披露屬于公司行為,金亞科技披露2014年年度報告的同時也披露了相應董事會和監事會決議。

2. 金亞科技所謂的積極主動消除或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是在被立案調查后采取的措施,不屬于主動消除或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情形。

3. 對金亞科技的量罰已經綜合考慮了其違法行為的嚴重程度和配合調查的情節。

4. 金亞科技對上海某公司4,900萬元服務費的財務處理應當認定為虛增營業收入。從周旭輝、上海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蔡某的詢問筆錄看,周旭輝與上海某公司有免費提供設備折抵配合辦理資質對價的私下約定,上海某公司向金亞科技轉回4,900萬元是在金亞科技被立案調查之后發生的,不能證明該4,900萬元系真實發生的收入。

綜上,我會對金亞科技及其代理人的陳述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二,周旭輝作為時任金亞科技董事長,在2014年年度報告上簽字,承諾保證相關文件真實、準確、完整,其應對金亞科技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行為承擔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的法律責任。同時,周旭輝作為金亞科技實際控制人,策劃、組織公司內部及外部多名人員共同實施財務造假及信息披露違法行為,違法情節特別嚴重,已構成指使從事上述違法行為。我會根據《證券法》相關規定分別周旭輝兩項行為進行處罰,并不違反法律規定,對其量罰幅度已綜合考慮了其違法行為性質和社會危害程度。

綜上,我會對周旭輝及其代理人的陳述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三,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準確、完整,要求全體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勤勉盡責,對上市公司依法披露信息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負責。何苗、羅進作為董事,應當了解并持續關注上市公司的生產經營情況、財務狀況和已經發生或者即將發生的重大事件及其影響,應當主動調查、獲取決策所需要的資料,積極問詢,提出質疑,提供建議。何苗在周旭輝不在公司期間代行董事長職責,應勤勉盡責,及時發現公司異常情況。羅進作為金亞科技時任總經理,應當全面了解、掌握公司生產經營活動情況,金亞科技信息披露違法表現為財務數據造假,虛假的財務數據一般會對應異常的經營活動,不知情、不了解、未參與不能成為免責事由。相反,在正常履職的情況下,不知情、不了解、未參與恰恰是其未勤勉盡責的證明。我會已綜合考慮相關當事人任職的年限、崗位職責、履職和勤勉盡責情況,并結合本案違法情節和造成的惡劣影響認定責任和確定處罰幅度。

綜上,我會對何苗、羅進及其代理人的陳述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四,陳維亮作為上市公司的獨立董事、張世杰作為上市公司的監事,應當對上市公司依法披露信息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負責,應當具備與職責相匹配的專業知識和專業水平,獨立發表專業意見和專業判斷,即使借鑒其他機構或者個人的專業意見,也要獨立承擔責任。不能以其他機構或者個人未發現、未指出為由,請求免除其責任。發生信息披露違法時,其他主體是否發現、是否指出錯誤、是否存在過錯、是否被追究責任,均不能免除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責任。對其量罰是綜合考慮其專業知識、違法情節后作出的,于法有據、公平合理。

陳維亮的行為不構成重大立功。重大立功應該表現為當事人積極主動作為,向證券監督管理機關檢舉、揭發、反映證券違法違規行為,經查證屬實,被認定為重大立功的行為。根據金亞科技的相關公告,陳維亮對金亞科技收購成都天象互動科技有限公司的提案只是因病未表決,其辭職的理由也是身體原因和精力不濟,陳維亮并未對金亞科技的財務記錄、公司運營和高級管理人員履職盡責情況發表過意見,其行為不構成重大立功。

綜上,我會對陳維亮、張世杰的陳述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的規定,我會決定:

一、對金亞科技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的罰款;

二、對周旭輝給予警告,并處以90萬元罰款,其中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罰款30萬元,作為實際控制人罰款60萬元;

三、張法德、丁勇和給予警告,并分別30萬元罰款;

四、對羅進、何苗、李國路給予警告,并分別25萬元罰款;

五、對劉紅、曾兵給予警告,并分別20萬元罰款;

六、對王海龍、陳維亮、陳宏、張曉慶給予警告,并分別15萬元罰款;

七、對曾興勇、張世杰、劉志宏、舒稚寒給予警告,并分別10萬元罰款。

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將罰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總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8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稽查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中國證監會  

2018年3月1日


上一篇:已有456位金亞科技股民索賠1億元 臧小麗律師團隊繼續征集300028投資者維權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时时彩软件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