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關于公司控股股東、 實際控制人及相關關聯方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 《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的公告

  發布時間:2018-08-10 14:53:05 點擊數:
導讀:證券代碼:300152證券簡稱:科融環境公告編號:2018-092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控股股東徐州豐利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徐州豐利”)于2017年11月30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

證券代碼:300152          證券簡稱:科融環境       公告編號:2018-092

 
 
 
 
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控股股東徐州豐利科
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徐州豐利”)于2017年11月30日收到中國證券
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編號:稽查總隊調查通字171575號,因徐州豐
利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徐州豐利立案調查。 
公司實際控制人毛鳳麗女士于2017年11月30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
會《調查通知書》,編號:稽查總隊調查通字171543號,因毛鳳麗女士涉嫌違反
證券法律法規,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毛鳳麗女士立案調查。 
公司關聯方天津豐利創新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豐利”)于2017
年11月30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編號:稽查總隊調查
通字171574號,因天津豐利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
定對天津豐利立案調查。
公司關聯方豐利財富(北京)國際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豐利
財富”)于2017年11月30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編號:
稽查總隊調查通字 171573號,因豐利財富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中國證券監
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豐利財富立案調查。以上內容詳見公司于2017年12月1日在
巨潮資訊網上披露的相關公告,公告編號:2017-151。
2018年8月9日,公司接到控股股東徐州豐利通知,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
人及相關關聯方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行政
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現將其主要內容公告如下:
 
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信息披露的內容真實、準確、完整,沒有
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
《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8]96號
天津豐利創新投資有限公司、徐州杰能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現更名為徐州豐
利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毛鳳麗女士、張永輝先生、賈紅生先生:
天津豐利創新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豐利)等涉嫌披露虛假信息一案,
已由我會調查完畢,我會依法擬對你們作出行政處罰?,F將我會擬對你們作出行
政處罰所根據的違法事實、理由及你們享有的相關權利予以告知。
經查明,天津豐利等涉嫌違法的事實如下:
一、天津豐利通過科融環境披露的信息涉嫌存在虛假記載
(一)天津豐利收購徐州杰能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杰能科技)股權
數量及總價款存在虛假記載
2016年6月22日,天津豐利與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融
環境)控股股東杰能科技的37名自然人股東分別簽署《股權轉讓協議》 ,約定杰
能科技股權轉讓價格為92.40元每股。其中賈紅生、劉彬、謝偉3人分別簽署了兩
份轉讓協議,一份約定轉讓所持股權的25%,另一份約定轉讓所持股權的75% 。其
余34名股東簽署了一份轉讓協議,約定轉讓所持股權的100%。2016 年6月24日,
天津豐利與賈紅生、劉彬、謝偉3人分別簽署補充協議,內容為3人將所持有的全
部股權轉讓給天津豐利,并確認已收到股權轉讓款。根據上述協議約定,杰能科
技37名自然人股東轉讓股權數量100%,總價款92,400萬元。
2016年6月28日,科融環境發布《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信息披露義務人天
津豐利擬以92.40 元每股的價格受讓杰能科技91.96%股權,總價款85,000萬元。
 
(二)天津豐利收購杰能科技資金來源存在虛假記載
2016年6月8日,杰能科技通過大宗交易減持“科融環境”2,100萬股,金額
13,713萬元,減持后杰能科技持有“科融環境”21,000萬股,占總股本29.46%。
 
2016年6月20日,天津豐利與杭州浩中金宏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以下
簡稱浩中金宏)簽訂借款協議,約定浩中金宏借款70,000 萬元給天津豐利用于收
購杰能科技100%股權。
2016年6月21日,杰能科技通過大宗交易減持所得資金中的13,695萬元匯入
天津豐利銀行賬戶;同日,豐利財富(北京)國際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天津豐
利系其全資子公司)也匯入天津豐利銀行賬戶6,306 萬元;此時天津豐利銀行賬
戶余額達到20,001萬元。同日,浩中金宏確認天津豐利銀行賬戶余額達到提款條
件后匯入70,000 萬元,至此天津豐利銀行賬戶共有資金90,001萬元(其中自有資
金6,306 萬元,杰能科技匯入13,695 萬元,浩中金宏匯入70,000 萬元)。2016
年6月23日、24 日,天津豐利將其中85,003萬元作為股權收購款支付給杰能科技
37名股東。
2016年6月28日,科融環境發布《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稱,信息披露義務
人天津豐利受讓杰能科技股權資金來源于自有資金或通過法律、行政法規允許的
其他方式取得的自籌資金,不存在直接或間接來源于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資金的
情形。
二、杰能科技通過科融環境披露的信息涉嫌存在虛假記載
杰能科技37名自然人股東將所持100%股權轉讓給天津豐利。由于信息披露需
要,賈紅生就此次股權轉讓安排人員起草《告知函》并遞交給科融環境。
2016年6月28日,科融環境發布《關于控股股東股權結構變化及實際控制人
變更的公告》稱,科融環境于2016年6月24日接到杰能科技遞交的《告知函》,
內容為2016年6月22日杰能科技37名股東分別與天津豐利簽署了《股權轉讓協
議》,協議約定上述股東分別將所持杰能科技股權全部或部分轉讓給天津豐利,
轉讓股權數量為91.96%。
以上事實,有科融環境公告、《股權轉讓協議》、《股權轉讓協議之補充協
議》、當事人詢問筆錄、銀行賬戶資料等證據證明。
我會認為,天津豐利、杰能科技作為本次科融環境股份權益變動活動中的信
息披露義務人,公告的信息存在虛假記載:天津豐利及杰能科技通過科融環境公
告“天津豐利收購杰能科技91.96%股權”與天津豐利收購杰能科技100%股權的事
實不一致;天津豐利通過科融環境公告“天津豐利受讓杰能科技股權資金……不
存在直接或間接來源于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資金的情形”,與天津豐利使用杰能
科技13,695 萬元用于滿足對外借款的提款條件,并用于向杰能科技股東支付股
權轉讓款的事實不一致。天津豐利、杰能科技的上述行為涉嫌構成《證券法》第
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所披露的
信息有虛假記載”所述披露虛假信息的行為。
天津豐利實際控制人毛鳳麗、法定代表人張永輝全程策劃并組織實施控股股
權轉讓、融資過程等事項,是天津豐利上述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杰能科技
董事賈紅生全程策劃并參與控股股權轉讓、《告知函》的起草等,是杰能科技上
述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
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我會擬決定:
一、對天津豐利給予警告,并處以60 萬元的罰款;
二、對毛鳳麗、張永輝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 萬元的罰款;
三、對杰能科技給予警告,并處以40 萬元的罰款;
四、對賈紅生給予警告,并處以15 萬元的罰款。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二條及《中國證券
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聽證規則》相 關規定,就我會擬對你們實施的行政處罰,
你們享有陳述、申辯及要求聽證的權利。你們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經我會
復核成立的,我會將予以采納。如果你們放棄陳述、申辯和聽證的權利,我會將
按照上述事實、理由和依據作出正式的行政處罰決定。
 
《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8]97號
毛鳳麗女士、余樹林先生:
毛鳳麗涉嫌泄露內幕信息、余樹林涉嫌內幕交易一案,已由我會調查完畢,
我會依法擬對你們作出行政處罰?,F將我會擬對你們作出行政處罰所根據的違法
事實、理由及你們享有的相關權利予以告知。
經查明,毛鳳麗涉嫌泄露內幕信息、余樹林涉嫌內幕交易的事實如下: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與公開過程
2016 年3 月,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融環境)控股股東
徐州杰能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杰能科技)時任董事賈紅生、時任董事
長王文舉等人開始多方尋找有意向收購杰能科技股權的公司。
2016年4月1日,賈紅生與豐利財富(北京)國際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
簡稱北京豐利)董事長毛鳳麗等人對北京豐利收購杰能科技股權進行了初步探討。
北京豐利時任總經理張永輝起草北京豐利重組杰能科技框架方案。
2016年4月15日,北京豐利向賈紅生展示了收購方案,雙方討論了具體收購
方案和收購價格。
2016年6月2日,毛鳳麗、張永輝、姚東到徐州與賈紅生見面商談股權轉讓的
具體細節。
2016年6月3日,全部股東同意每股4.50元的轉讓價格。
2016年6月6日,杰能科技與北京豐利股權轉讓框架協議定稿,約定杰能科技
通過大宗交易減持“科融環境”2,100萬股,杰能科技股東向北京豐利轉讓67%
以上的股權。同日,科融環境發布控股股東減持計劃公告。
2016年6月8日,杰能科技通過大宗交易減持2,100萬股。
2016年6月13日,科融環境停牌。停牌后,張永輝向毛鳳麗提議收購主體由
北京豐利變為天津豐利創新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豐利)。
2016年6月22日,杰能科技37名股東分別與天津豐利簽署股權轉讓協議。
2016年6月28日,科融環境復牌并發布《關于控股股東股權結構變化及實際
控制人變更的公告》。
科融環境2016年6月28日公告的控股股東股權結構變化及實際控制人變更事
項,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八)項、第七十五條第二款第(一)項規
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形成于2016年4月1日,公開于2016年6月28日。
二、毛鳳麗涉嫌泄露內幕信息、余樹林涉嫌內幕交易
(一)毛鳳麗是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
(二)毛鳳麗泄露內幕信息及余樹林交易“科融環境”情況
(三) “余樹林”證券賬戶資金情況
(四) “余樹林”證券賬戶操作及實際控制情況
(五) “余樹林”證券賬戶交易行為明顯異常
我會認為,本案內幕信息為科融環境控股股東股權結構變化及實際控制人變
更事項,內幕信息形成于2016年4月1日,公開于2016年6月28日。毛鳳麗于2016
年4月1日知悉內幕信息。在內幕信息公開前,毛鳳麗向余樹林泄露內幕信息,余
樹林通過“余樹林”證券賬戶買入“科融環境”121.46 萬股,買入金額862.56
萬元,獲利175.06萬元。毛鳳麗涉嫌違反《證券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
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泄露內幕信息行為;余樹林涉嫌違反《證券
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
的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據《證券法》第
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會擬決定:
一、對毛鳳麗處以60萬元的罰款;
二、沒收余樹林違法所得175.06萬元,并處525.18萬元的罰款。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二條及《中國證券
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聽證規則》相 關規定,就我會擬對你們實施的行政處罰,
你們享有陳述、申辯及要求聽證的權利。你們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經我會
復核成立的,我會將予以采納。如果你們放棄陳述、申辯和聽證的權利,我會將
按照上述事實、理由和依據作出正式的行政處罰決定。
 
《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8]98號
豐利財富(北京)國際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毛鳳麗女士、張永輝先生:
豐利財富(北京)國際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豐利)涉嫌挪用
私募基金財產一案,已由我會調查完畢,我會依法擬對你們作出行政處罰及市
場禁入?,F將我會擬對你們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所根據的違法事實、理由
及你們享有的相關權利予以告知。
經查明,北京豐利涉嫌挪用私募基金財產的事實如下:
一、相關私募基金產品基本信息
長安豐利 24 號分級資產管理計劃(以下簡稱長安豐利 24 號)是北京豐利發
行的私募基金產品,托管人為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大銀行),
管理人為長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安基金),投資顧問為北京豐利。
該產品為分級資產管理計劃,優先級為光大銀行,劣后級為北京豐利招募的投
資人。
豐利經證定向增發基金(以下簡稱豐利經證)是北京豐利發行的私募基金產
品,托管人為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泰君安),管理人為北京
豐利。
豐利久贏證券投資基金(以下簡稱豐利久贏)是北京豐利發行的私募基金產
品,托管人為國泰君安,管理人為北京豐利。
二、北京豐利涉嫌挪用私募基金財產
2015 年 9 月 18 日,長安豐利 24 號因跌破止損線被停止交易,需補資才能
恢復交易。
根據北京豐利的安排,2016 年 1 月至 4 月,長安豐利 24 號投資人陸續將
投資份額轉讓給熙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熙泉投資),長安豐利 24 號
投資人據此成為了熙泉投資的合伙人。
為了將豐利經證、豐利久贏的資金轉入熙泉投資,北京豐利向國泰君安提
供了偽造的《豐利久贏證券投資基金合同補充協議》,上述協議將熙泉投資納入
豐利久贏投資范圍。
根據北京豐利指令,2016 年 5 月 13 日,國泰君安將豐利經證 3,550 萬元
轉入豐利久贏;2016 年 5 月 9 日、5 月 17 日,國泰君安分兩次將豐利久贏共
4,240 萬元轉入熙泉投資。
2016 年 5 月 18 日,北京豐利向國泰君安發送用熙泉投資資金向長安豐利
24 號進行補資的指令。為保證熙泉投資資金安全,國泰君安要求,熙泉投資投
向長安豐利 24 號的資金在長安豐利 24 號清盤時,原路返回至熙泉投資在國泰
君安的托管戶。
為滿足國泰君安上述要求,北京豐利向國泰君安提供了偽造的《長安基金
說明函》,該說明函蓋有長安基金合同專用章,內容為長安豐利 24 號清盤時,
資金回流到熙泉投資在國泰君安的托管戶。
同時,北京豐利向國泰君安提供了偽造的豐利經證及豐利久贏 8 名投資人
簽字的說明函(以下簡稱《投資人說明函》),內容為投資人知悉豐利經證、豐
利久贏資金投向,同意對長安豐利 24 號進行補資。
在獲得上述材料后,國泰君安根據北京豐利的指令通過熙泉投資對長安豐
利 24 號補資 4,240 萬元。補資后,長安豐利 24 號恢復交易權限。
以上事實,有相關合同、銀行收付業務回單、情況說明、當事人詢問筆錄
等證據證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以下簡稱《證券投資基金法》)第二
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公開或者非公開募集資金設立證券投資基金
(以下簡稱基金),由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托管人托管,為基金份額持有人的
利益,進行證券投資活動,適用本法;本法未規定的,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
信托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和其他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第三十
一條規定“對非公開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進行規范的具體辦法,由國務院金
融監督管理機構依照本章的原則制定”。
我會認為,北京豐利為恢復長安豐利 24 號交易權限,通過偽造《豐利久贏
證券投資基金合同補充協議》《長安基金說明函》《投資人說明函》的方式,挪
用豐利經證及豐利久贏 4,240 萬元為長安豐利 24 號補資,涉嫌違反《證券投資
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條第一款,《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證監會
令 105 號)第二十三條第(四)項的相關規定,北京豐利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
董事長毛鳳麗及時任總經理張永輝。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投
資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條的規定,我會擬決定:
一、責令北京豐利改正,并處以 100 萬元的罰款;
二、對毛鳳麗給予警告,并處以 30 萬元的罰款;
三、對張永輝給予警告,并處以 30 萬元的罰款。
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證券市場禁入規定》 (證監會令第 115 號)
第三條第(六)項及第五條第(三)項之規定,我會擬決定:
一、對毛鳳麗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自我會宣布決定之日起,終身
不得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
人員職務;
二、對張永輝采取十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自我會宣布決定之日起,十年
內不得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
理人員職務。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二條及《中國證
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聽證規則》相關規定,就我會擬對你們實施的行政
處罰及市場禁入,你們享有陳述、申辯及要求聽證的權利。你們提出的事實、
理由和證據,經我會復核成立的,我會將予以采納。如果你們放棄陳述、申辯
和聽證的權利,我會將按照上述事實、理由和依據作出正式的行政處罰及市場
禁入決定。
 
公司將根據上述事項的進展情況按照有關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公司指定
的信息披露媒體為《中國證券報》、《證券時報》和巨潮資訊網,敬請投資者關
注相關信息、注意投資風險。
 
特此公告
 
 
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
                                                 董 事 會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日

上一篇:徐州科融環境資源股份有限公司 關于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公司關聯方收到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的公告 下一篇:科融環境控股股東、實控人將領罰單中原證券受牽連恐成股民索賠被告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时时彩软件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