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對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和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的決定

  發布時間:2018-12-29 11:30:49 點擊數:
導讀:上海證券交易所紀律處分決定書〔2018〕81號───────────────關于對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山東天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兼時任董事長曾昭秦和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的決定

上 海 證 券 交 易 所 紀律處分決定書

〔2018〕81 號

───────────────

關于對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山東天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兼時任董事長曾昭秦和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的決定

當事人:

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A 股證券簡稱:*ST 天業,A股證券代碼:600807;

山東天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

曾昭秦,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兼公司時任董事長和山東天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時任董事長;

王永文,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總經理;岳彩鵬,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財務負責人;

蔣濤,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董事會秘書;李延召,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吉星敏,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李廷濤,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佘廉,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劉國芳,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路軍偉,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柳毅敏,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王凱東,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李家生,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田茂龍,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曾陸,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張曉燕,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張蘭華,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文云波,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紀光輝,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牛寶東,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史別林,時任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一、上市公司違規情況

經查明,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ST 天業或公司)、控股股東山東天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控股股東或天業集團)在信息披露、規范運作等方面,有關責任人在職責履行等方面存在以下違規行為。

(一)控股股東違規占用公司巨額資金

公司于 2018 年 5 月 10 日披露公告稱,截至 2017 年 12 月31 日,有約 9.87 億元被控股股東非經營性占用,占公司 2016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 51.51%。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控股股東已將 9.87 億元占用資金全部歸還公司。此外,公司 2017 年年度報告顯示,2017 年度開展保理業務對外借款 25.93 億元,公司子公司天業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對外借款 0.8352 億元。年審會計師表示無法判斷上述業務的真實性及對外借款的資金去向??毓晒蓶|違規占用上市公司金額巨大,性質惡劣,嚴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二)公司為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違規提供巨額擔保

公司分別于 2017 年 5 月 1 日、7 月 13 日、7 月 26 日、8 月28 日、9 月 11 日和 2018 年 11 月 24 日(擔保起始日)為控股股東天業集團及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山東天業國際能源有限公司提供擔保。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公司為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公司合計提供擔保 11.67 億元,占公司 2016 年凈資產的 61%。公司未披露前述擔保事項,也未按規定履行董事會、股東大會決策程序,直至 2018 年 4 月 28 日才在 2017 年年度報告中予以披露。截至 2018 年 5 月 16 日,公司控股股東的凈資產為負,公司可能因此承擔巨額擔保責任。公司為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提供擔保未履行決策程序、未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金額巨大且導致可能因此承擔擔保責任,情節嚴重。

(三)未披露業績預虧公告

2018 年 4 月 28 日,公司披露 2017 年年度報告,2017 年度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27 億元,公司 2016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 1.35 億元。公司 2017年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負,且較上年發生盈虧變化,但公司未按規定在 2017 年會計年度結束后的 1 個月內進行業績預告,影響投資者合理預期,可能對投資者決策產生誤導。

(四)重大資產轉讓事項未及時披露,也未履行決策程序

截至 2017 年 12 月 27 日,公司持有深圳天盈匯鑫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天盈匯鑫)99.93%的財產份額,賬面值6.6 億元。天盈匯鑫持有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六零)0.94%的股份。2017 年 12 月 28 日,公司與山東魯信文化傳媒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魯信文化)簽署《深圳天盈匯鑫投資中心(有限合伙)財產份額轉讓協議》,公司將所持有的天盈匯鑫 99.93%的財產份額以約 7.64 億元轉讓給魯信文化,并于 12 月 29 日完成過戶登記。該項交易為公司實現利潤約9267.5 萬元。

該項交易金額占公司 2016 年度凈資產的 39.87%,收益占2016 年度經審計凈利潤的 68.46%,達到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和信息披露標準。但公司未履行董事會、股東大會決策程序,也未披露相應的臨時公告,直至 2018 年 4 月 28 日才在 2017 年年度報告中予以披露。另經核實,公司投資三六零一直受到市場高度關注,上述交易過戶日期是三六零重組上市通過中國證監會審核之日,投資者對該投資的增資收益具有較高預期。但公司在明知相關財產份額將大幅增值的情況下,卻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僅以溢價約 14%就擅自轉讓相關財產份額,嚴重損害公司及中小股東利益,情節惡劣。

(五)公司未及時披露多起重大訴訟

截至 2018 年 5 月 10 日,公司存在 37 起訴訟或仲裁,涉訴金額累計近 50 億元,是 2016 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 2.6 倍。其中,截至 2017 年 11 月,訴訟金額累計首次超過 2016 年度經審計資產的 10%;單筆金額超過 2016 年經審計凈資產 10%以上的訴訟 4起,分別發生在 2017 年 12 月、2018 年 1 月、2018 年 2 月,單筆訴訟最高金額達 8.1 億元。經監管問詢、督促,公司遲至 2018年 5 月 10 日才披露前述信息。公司未及時披露多起重大訴訟事項,累計涉訴金額巨大,情節嚴重。

(六)公司未及時披露主要賬戶被凍結情況

截至 2018 年 5 月 10 日,公司包含基本賬戶在內的 13 個銀行賬戶因涉訴被凍結,公司主要賬戶最早于 2017 年 9 月 29 日被凍結,基本戶分別于 2018 年 1 月 9 日和 2018 年 4 月 8 日被凍結。上述事項屬于導致公司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事項,且直接影響公司日常的資金周轉,可能對投資者投資決策產生重大影響,公司應當及時披露。但經監管問詢、督促,公司遲至 2018 年 5 月10 日才披露前述賬戶凍結事項,信息披露不及時,嚴重影響投資者的知情權。

(七)公司未及時披露控股股東股份凍結情況

截至 2018 年 5 月 10 日,公司控股股東持有公司股份約 2.61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 29.45%。截至 5 月 10 日,前述股份已被30 個主體申請凍結,控股股東所持股份已經全部被凍結及輪候凍結 20 余次。其中,控股股東所持公司 5%以上股份最早于 2017年 12 月 12 日被凍結。經監管問詢、督促,公司于 2018 年 5 月10 日才披露前述股份凍結事項。公司多次未披露控股股東股份凍結情況,嚴重影響投資者知情權。

(八)公司未及時披露重大債務到期未清償事項

截至 2018 年 5 月 10 日,公司存在 32 筆逾期負債,累計金額 17 億元,占公司 2016 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 88.91%。其中,2017 年 6 月 10 日,公司出現首筆逾期債務,金額達 2 億元,占公司 2016 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 10.44%。經監管督促,公司于 2018年 5 月 10 日才披露前述重大債務逾期事項。公司多次未披露重大債務逾期未清償事項,嚴重影響投資者知情權。

(九)公司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會計師對公司 2017 年財務報告無法表示意見

由于公司在 2017 年度存在對控股股東 11.67 億元違規擔保,及在編制財務報告時未能足額計提財務費用 2.13 億元,會計師認為,公司于 2017 年 12 月 31 日未能按照《企業內部控制基本規范》和相關規定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有效的財務報告內部控制,認定公司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同時,由于無法判斷公司26.77 億元對外借款的真實性和資金去向、對金融機構借款及借款費用確認及列報的完整性、對外擔保事項的相關影響,會計師對公司 2017 年財務報告無法表示意見。

二、責任認定和處分決定

公司多次違規與控股股東發生巨額非經營性資金往來,多次違規為控股股東提供巨額擔保,未披露業績預虧公告,重大交易未履行決策程序及信息披露義務,多次未披露公司重大訴訟、重大債務逾期事項、主要銀行賬戶被凍結及控股股東股份被凍結事項,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及會計師對 2017 年財務報告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等行為,嚴重違反了《關于規范上市公司與關聯方資金往來及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若干問題的通知》第一條、第二條,《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以下簡稱《股票上市規則》)第 1.4 條、第 2.1 條、第 2.3 條、第 2.5 條、第 9.2 條、第 9.3條、第 11.1.1 條、第 11.1.2 條、第 11.3.1 條、第 11.12.5 條、第 11.12.7 條等相關規定。

公司實際控制人兼時任董事長、天業集團時任董事長曾昭秦,作為公司及控股股東主要負責人,負責公司和控股股東的經營管理和重大事項決策,未能確保公司及控股股東依法合規運營,對控股股東及公司的上述違規負有主要責任??毓晒蓶|及實際控制人違規占用公司資金,未就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凍結情況及時履行告知義務,嚴重違反了《關于規范上市公司與關聯方資金往來及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若干問題的通知》第一條、第二條,《股票上市規則》第 1.4 條、第 2.1 條、第 2.23 條和《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行為指引》第 2.4.1 條等相關規定。

公司時任董事兼總經理王永文作為公司日常經營管理事項的主要負責人、時任董事兼董事會秘書蔣濤作為公司信息披露事務負責人、時任董事兼財務負責人岳彩鵬作為公司財務事務的具體負責人,未勤勉盡責,應當對公司的上述違規行為負主要責任。

前述責任人違反了《股票上市規則》第 2.2 條、第 3.1.4 條、第3.1.5 條、第 3.2.2 條的規定及其在《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聲明及承諾書》中做出的承諾。

公司時任董事李延召、吉星敏、李廷濤,時任獨立董事佘廉、劉國芳、路軍偉,時任監事柳毅敏、王凱東、李家生、田茂龍、張曉燕、曾陸,時任副總經理張蘭華、文云波、紀光輝、牛寶東、史別林,未能有效促使或監督公司依法合規運營,未能保證公司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有效的內部控制,嚴重違反了《股票上市規則》第 2.2 條、第 3.1.4 條、第 3.1.5 條的規定及其在《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聲明及承諾書》中做出的承諾。

公司、控股股東及相關責任人在規定期限內表示異議,部分責任人申請聽證,異議理由及申辯意見如下:

公司及實際控制人曾昭秦申辯稱:一是重大資產轉讓附帶回購條款實質是融資而非股權轉讓,不需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二是業績預虧未披露是客觀經濟因素導致;三是已積極采取措施整改補救,公司未受到重大損失,請求減輕處罰??毓晒蓶|天業集團申辯稱,已將占用資金全部歸還公司并解除違規擔保,請求減輕處罰。時任董事兼總經理王永文,時任董事兼董事會秘書蔣濤,時任董事兼財務負責人岳彩鵬,時任董事李延召、吉星敏對重大資產轉讓等事項提出的異議與公司一致;對控股股東資金占用和違規擔保均申辯稱不知情且無法主動獲悉相關信息,在違規事項發生后積極推動危機化解,請求減輕處罰。獨立董事佘廉、劉國芳、路軍偉申辯稱,因公司隱瞞對違規事實、重大資產轉讓事項未經董事會決策不知情,對業績預虧、公司涉訴、賬戶被凍結、重大債務到期未清償等事項,事前難以獲知,也多次督促公司規范運作,請求酌情減輕或免于處罰。時任監事柳毅敏、王凱東、李家生、田茂龍、張曉燕,時任副總經理張蘭華、文云波、紀光輝、牛寶東、史別林申辯稱對公司相關違規行為不知情,請求酌情減輕處罰。時任董事李廷濤申辯稱,其于 2015 年 8 月被選舉為董事,2017 年 6 月不再擔任。時任監事曾陸申辯稱,其于 2014年 11 月被選舉為監事,2017 年 6 月不再擔任。兩人均稱對公司違規行為不知情,請求酌情減輕或免于處罰。

針對公司、控股股東及相關責任人在紀律處分過程中提出的異議理由及申辯意見,上海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本所)認為:一是從公司與魯信文化于 2017 年 12 月簽署的《份額轉讓協議》和《轉讓協議補充協議》相關條款看,公司在約定期限內有回購權利,受讓方受讓后享有有限合伙人的權利,因此上述協議是附回購權利的份額轉讓,并非融資協議。此外,未披露業績預虧公告不以是否存在主觀惡意作為條件,公司和實際控制人曾昭秦不能以不知情、財務處理不審慎作為申辯理由,故對于公司和曾昭秦的申辯理由不予采納??毓晒蓶|以事后對違規事項進行積極補救處理作為申辯理由不予采納。二是時任董事兼總經理王永文、董事兼董事會秘書蔣濤、董事兼財務負責人岳彩鵬應當持續關注公司的實際經營情況,不能以不了解、不知情為由推卻其應盡職責,對其異議不予采納。三是公司其他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管理人員提出對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違規占用資金、違規擔保事項、業績預虧、重大資產轉讓、公司涉訴事項、主要賬戶被凍結情況及重大債務到期未清償等事項不知情或直接從事經營管理等理由難以成立,也均無法成為減輕或免除處罰的理由。

四是經核實公司提供的 2017 年年度報告董事會決議和監事會決議等材料,未發現時任董事李廷濤和時任監事曾陸簽字確認的情形,故對李廷濤和曾陸的申辯理由酌情考慮。

鑒于上述違規事實和情節,經本所紀律處分委員會審核通過,根據《股票上市規則》第 17.2 條、第 17.3 條、第 17.4 條和《上海證券交易所紀律處分和監管措施實施辦法》等有關規定,本所做出如下紀律處分決定:對山東天業恒基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山東天業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公司實際控制人兼時任董事長、時任天業集團董事長曾昭秦,時任董事兼總經理王永文,時任董事兼財務負責人岳彩鵬,時任董事兼董事會秘書蔣濤,時任董事李延召、吉星敏,時任獨立董事佘廉、劉國芳、路軍偉,時任監事柳毅敏、王凱東、李家生、田茂龍、張曉燕,時任副總經理張蘭華、文云波、紀光輝、牛寶東、史別林予以公開譴責;公開認定公司實際控制人兼時任董事長、時任天業集團董事長曾昭秦終身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公開認定時任董事兼總經理王永文、時任董事兼財務負責人岳彩鵬、時任董事兼董事會秘書蔣濤 10 年內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對時任董事李廷濤、時任監事曾陸予以通報批評。

對于上述紀律處分,本所將通報中國證監會和山東省人民政府,并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

公開譴責、公開認定的當事人如對上述公開譴責、公開認定的紀律處分決定不服,可于 15 個交易日內向本所申請復核,復核期間不停止本決定的執行。

公司應當引以為戒,嚴格按照法律、法規和《股票上市規則》的規定,規范運作,認真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應當嚴格履行誠信義務,遵守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積極配合公司做好信息披露工作;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履行忠實勤勉義務,促使公司規范運作,并保證公司及時、公平、真實、準確和完整地披露所有重大信息。

上海證券交易所

二○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上一篇:臧小麗律師開始受理天業股份投資者索賠預先登記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时时彩软件大全